“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又不想勉強找個人嫁了,隨著年齡的增長開始擔心老無所依,於是就想要個孩子。”大城市的單身剩女越來越多,但能像電影《剩女也瘋狂》里的女主角那樣人工授精生子的,在中國卻是一件稀罕事。近日,南京一位33歲的單身女性諾沁就通過這一方式當上了媽媽。揚子晚報記者 柳揚
  感恩節收到上天賜給的禮物
  “今年感恩節,我收到的禮物是人生中最珍貴的禮物。作為女人是很自豪的,因為她們比男人多了份傳承的功能。每一位天使的到來都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值得珍惜。”這是諾沁去年年底發在微信朋友圈裡的一段話。讓朋友們錯愕的是,之前並沒有聽到她的婚訊,甚至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消息。的確,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媽媽,她的“天使”是通過人工授精來到人間的。
  樂觀、開朗、堅強,這是諾沁給記者留下的第一印象,1981年出生的她現在已經有了6個月的身孕。之前在國企工作,但不久前為了專心在家保胎,她毅然辭掉了工作。“明天就要去醫院建大卡了。”腆著肚子,變化已經非常明顯的諾沁口吻中有幾分緊張,亦有幾分興奮。
  從決定到懷孕,這一路走來,其中的辛苦並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從前期的兩次受精嘗試,到後來為了補充激素每天打針吃藥,再接下來,給未出生的孩子辦理各種手續,大多數的時候,她都是一個人。“打針的時候比較煩,晚上屁股疼得只能側著身睡。”與其談論辛苦,諾沁更願意說那些令人欣慰的事。“閨密們都很支持我,有時候也會開車陪我去醫院。”
  擔心老無所依,單身當上媽媽
  有著良好的家境和教育背景,有著不錯的工作和收入,熱愛生活還做過義工,這樣一個城市裡長大的單身女性,為什麼會選擇了人工授精的方式當上了媽媽,生下一個永遠不會有爸爸的孩子?在外人看來,這個近乎瘋狂的舉動後面,她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在感情上受過傷,這是我慎重思考後的決定。”諾沁告訴記者,自己有過兩段感情,一段因為異地而分手,另一段準備結婚了,卻遭遇了對方的背叛。“付出了很多感情和金錢,但結果都是失望。身邊的朋友婚姻也不理想,不是為了孩子遷就地生活,就是遭遇男方外遇。”
  “有一段時間提倡以房養老,我也考慮過,以前做過義工,去過養老院,那種環境我不喜歡。三十歲以後,有時候會突然擔心老無所依。我想,與其勉強找一個不喜歡的人結婚,還不如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一直很喜歡小孩子,有一個自己的孩子,至少在我死的時候,還有我的孩子給我下葬。”
  諾沁坦言,目前自己的這種做法在正規途徑其實行不通,自己也是找了人,花了錢才辦成的。為了孩子的順利出生和戶口,她到民政局去辦了單身單親證明。因為沒有結婚,無法享受生育保險,她只好選擇了自費。
  父母從叫她打胎到幫忙代購奶粉
  對於這樣的新潮的想法,年輕人或許還能接受,但是父母輩的人是什麼態度呢?
  作為本地人,諾沁一直跟家人住在一起。“我父親的家庭比較保守,知道我懷孕了以後,剛開始懷疑是我跟別人有的,氣得不行。後來知道是人工授精的,更不能接受,差點就打了我,就把我二伯喊來,逼我把孩子打掉。”
  “人與人的交往,就是要明白對方心裡在想什麼。以前我做義工帶回家一隻流浪邋遢的小狗,結果爸媽都幫我照顧了9年,更何況現在是一個孩子。老人們都渴望家裡四代同堂,我就跟父母說,以後孫兒跟我姓,多好。”在女兒的多次懇切的溝通後,諾沁的父母逐漸接受了這個孩子。 不久前,老兩口去歐洲旅游,還為孩子買了奶瓶、奶粉、嬰兒車。“老人家語言又不通,就拿著我寫的單子,一家一家的藥店、超市去問,最終都買回來了,我想想就覺得很感動。”為了讓女兒能吃上無污染的蔬菜,父母還在樓頂自己種菜, 每天換著花樣燒不同的菜給女兒吃。
  怎麼告訴寶寶爸爸去哪兒了?
  關於孩子父親的情況,諾沁其實知道的很少。“當時醫生拿出四個精子樣本給我選擇,兩個中國人,兩個外國人。我比較保守,就指了其中一個中國人的。”她告訴記者。
  跟其他一些單親媽媽一樣,諾沁今後必然面對的一個問題,就是向孩子交代“爸爸去哪兒”了。“我會告訴他,爸爸是個很出色的人,但是因為性格跟媽媽不合適,就去了國外。”她說,希望孩子在小的時候還有期望,等長大了再慢慢接受這個事實。
  “最擔心以後到了幼兒園,到了學校,其他的孩子會欺負他,說他是野孩子……”停頓了一會,她又笑著說,“但我相信學校的教育啦,也知道自己該怎樣教育孩子。”“很多單親家庭不也培養出優秀的孩子嗎,我覺得這不是很大的問題。”
  對於愛情還會有期望嗎?
  在電影《剩女也瘋狂》中,多年尋覓真愛不獲的大齡女佐伊在她人工受孕成功的當天,居然在大街上遇到了真命天子。如今懷孕6個月的諾沁對於愛情和婚姻,還有嚮往嗎?
  喜歡看愛情小說,追過瓊瑤阿姨……朋友們說,諾沁在骨子裡還有顆“少女的心”。她告訴記者,不久前,她在交友網站上認識一個在國外做生意的廣東人,她向對方坦言人工授精生子的事實,對方表示,考慮了後覺得能接受,希望她生過孩子後兩人能夠見上一面。
  雖然她覺得這事成功的希望不大,但是對於邂逅愛情,她並非完全絕望。“我希望自己40歲時不再漫無目的地生活,而是能有自己的事業。”諾沁說,自己現在在家除了保胎,還會溫習外語,學習新的知識。等到孩子能上幼兒園了,自己會重新工作。“最近覺得人生有了轉變,能追求的東西和理解我的人多了起來。”她渴望跟更多人分享幸福。  (原標題:找不到合適對象,又怕老無所依 南京單身女性人工授精當上媽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47mtlcpp 的頭像
mt47mtlcpp

泡湯

mt47mtlc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