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央視主持人水均益繼前一本《前沿故事》之後15年來首次出書,其中不僅回顧了其在央視20年來的職業生涯,回憶國際大事件採訪真相,但讓人最為感興趣的還是大談央視中的種種風雲變幻。與同事白岩松的工作、央視的薪酬甚至這些年的離職潮,水均益都毫無避諱地一一解讀,昨天他更是來到南京,與讀者一起分享這些幕後故事,滿足讀者的好奇心。(5月18日《金陵晚報》)
  水均益是個性情中人,曾有媒體報道他“酒量驚人”就是個例證。這次他在南京與讀者分享央視幕後故事,更是證明瞭這一點。然而,水均益的侃侃而談,給公眾的感覺是欲言又止、不過癮,與在電視上喜歡刨根問底的水均益判若兩人。既然水均益要揭秘央視風雲20年,為何要遮遮掩掩呢?
  水均益談到為選題和白岩松差點打架時,只表明瞭兩人最終沒有打起來,但在選題上“發生撞車,各自堅持,互不相讓”之後的結局並沒說,公眾猜測估計是水均益贏了、白岩松讓了。其實,無論是誰贏誰讓,說個結局又如何,畢竟事情發生在2004年,都過去10年了。
  談到薪酬,水均益說網絡上把他的26萬年薪說成了月薪,但公眾似乎更關心水均益談的另一個問題——2004年、2005年、2006年時,水均益的年工資為八萬元左右,但年收入卻達到二十五六萬。水均益說了這二十五六萬包括獎勵津貼、年終的廣告提成、年終考勤等獎金,還用了“雜七雜八加起來”這樣的說法,公眾真是對央視“雜七雜八”的獎金羡慕嫉妒恨呀,獎金竟然是工資的2倍。當然,在這個問題上,水均益還算坦誠。
  說到同事離職,水均益說他們都很勵志,有的是走上仕途,有的走得有爭議,有的走是為了更好的發展空間,各有各的原因和理由,其實都很正常。而公眾最想知道的估計是誰或者哪些“走得有爭議”。比如,最早退出央視熒屏的主持界一姐倪萍,當時網絡稱是為了給周濤讓位,而央視不置可否。不久前,55歲“高壽”的倪萍再次站上央視大型公益節目《等著我》的舞臺時坦言:當年離開是因為“左邊董卿、右邊周濤”,擋了人家的路。由此看來,網絡傳言並非都是傳說。再如,曾有“激情國嘴”之稱的黃健翔離開央視,是不是因為“世界杯咆哮”,是不是因為那聲“意大利萬歲”的吶喊,至今央視沒有官方說法。水均益揭秘央視風雲,看來還是揭不開秘密。
  當然,這也不怪水均益,因為他還是央視人。都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水均益也不能超脫紅塵。不過,歷史真相肯定會揭開,只是時間早晚而已,公眾也大可不必為難水均益,水均益與讀者分享央視幕後能夠說到這個份上已經很不容易了。電視上的水均益與生活中的水均益多少都會有點差別,這很正常,黃海波在電視上是好男人,而最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公眾不能苛求水均益臺上臺下一個人。
  文/毛開雲  (原標題:水均益揭秘央視,臺上臺下兩個人�
創作者介紹

泡湯

mt47mtlc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