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雞犬升天》。今日美術館供圖
  藝術家和商人如今成了貼在瞿廣慈身上的兩大標簽。剝開標簽,真實的自我究竟怎樣,瞿廣慈營建了一個“終北國”給出了回答。近日,“瞿廣慈個展——終北國”在今日美術館開幕。瞿廣慈稱自己是義無反顧地陷入這個終北國“陷阱”,建構了朋友、自我和物質三大世界,“我希望這種差別能給我們更多的思考,到底什麼是物質,什麼是精神。就像不少人問我究竟是藝術家還是商人,其實我不是在跨界,而是在做一個人。”該展將展至12月13日。
  瞿廣慈稱此次與今日美術館館長高鵬合作的這一個展為“一個陷阱,一個非常甜蜜的陷阱”,因為他要在展廳內構想自己的“終北國”。“終北國”最早出現於《列子.湯問》中,是一個離我們非常遙遠的國度,其土平整卻不生草木,氣候溫順,無鳥獸無風雨霜雪。那裡的人“柔心而弱骨”,不勞作不思考更無喜怒哀樂。
  而此次瞿廣慈則用藝術的手法呈現了其所理解的“終北國”。其中瞿廣慈邀請了宋丹丹等37位朋友暢想了各自心目中的終北國,這些內容被製作成視頻作為展覽的“前戲”。隨後在主廳內瞿廣慈創作的知名小胖人則成為主角,這些大型白色雕塑在工作照明燈光下,或各自橫走紛飛在展廳的四處,或互相豎起拇指點贊對方,展現了小胖人在“終北國”中的生活百態。
  而到了副廳後,商人瞿廣慈登場,其和向京創立的藝術品牌限量版雕塑則構成了一個更為物質的終北國。“我們的世界需要朋友、有自己和物質的世界。藝術家也不例外,這在我身上表現得更突出,所以我用這三方面構建了終北國。”
  ■ 爭議
  品牌納入,有損展覽學術性?
  瞿廣慈設想中的終北國分成三個部分,其中“小胖人”和“稀奇”品牌作品構成了精神和物質的兩大世界。這也是瞿廣慈和向京創辦該品牌來首次將它納入展覽中來。不過此舉也引來了爭議,認為直接在藝術個展中納入藝術品牌作品有損學術性。
  對此,該展策展人高鵬告訴記者,每個人內心中都有理想主義、有純粹的部分,但也有物質外化的部分,這兩部分結合形成了一個終北國。瞿廣慈有著藝術家和商人的兩面,此次展覽主題終北國便代表了他的狀態。現在外界看到更多的是瞿廣慈與品牌合作,甚至也創建了自己的藝術品牌,“在這個時代藝術家都會迷失,他們已經獲得了成功,到底有無必要去展現自己純粹的一面。我看到的瞿廣慈在本質上更是藝術家,我希望通過這個展覽可以讓觀眾看到瞿廣慈更純粹的一面。”
  高鵬回憶稱,在商討展覽方案時瞿廣慈執意要將小胖人創作成白色雕塑,而不加任何顏色,因為在瞿廣慈看來白色雕塑很純粹,沒有顏色時任何表情都會很直白地表現出來,“那一刻我看到的瞿廣慈就像大學學長一樣,在討論雕塑的學術性問題。”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李健亞  (原標題:瞿廣慈掉入終北國陷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47mtlcpp 的頭像
mt47mtlcpp

泡湯

mt47mtlcp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